軀體的追求和心靈的逃離 ——讀紀富強《逃馬》有感



本文約1300字 讀完需8分鐘?



軀體的追求和心靈的逃離


——讀紀富強《逃馬》有感


前不久,在從浙江老家返回山東的時候,在火車站的站內書店里看到了《逃馬》這本書,作者是山東作家紀富強。


我是知道紀富強這個人的,他的小說有很強的個人特色,他的立意是鮮明而深刻的,他的語言是靈動而持重的,他的思想是純粹而叛逆的。


這是一部小說集,《逃馬》既為書名,也是首篇作品的標題。


如果單從故事架構上來說,《逃馬》并不能用我們常說的“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來描述,它的所有情節就是發生在火車上的兩個小時。


正所謂“一沙一世界”,宇宙再大,但宇宙的本身又或許便只是一粒沙,因為宇宙之外,必定是更加浩渺的無限空間;而一粒沙,體積雖小,當你把視線無限縮小,一粒沙便是一個宇宙。


所以我通常認為,能夠把一粒沙剖析出宇宙的繁雜與深邃的作家,才是一個真正優秀的作家。毫無疑問,紀富強便是這樣的一個優秀作家。


《逃馬》的情節非常簡單:一個名叫司馬楸的警察離開了一段不幸福的婚姻,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北京女士,便想要離開這個熟悉但令人厭惡的小城去北京生活,因為沒有買到直達車票,他就買了短途票,打算上火車再補票,不過他上了火車后卻選擇了逃票,在逃票過程中又認識了另一個同樣逃票的名叫“馬蓉”的女性(我猜她和寶強哥哥應該沒什么關系),在一個多小時的聊天里,兩人很快相知相交甚至還有過瞬間的動情,然而下車后,那個號稱“女強人”實為妓女的“馬蓉”卻突然消失了,只留下司馬楸站在擁擠的臺階上,“上也上不來,下也下不去”……


在《逃馬》里,“逃”字始終貫穿全文,逃出不幸福的婚姻,逃出令人窒息的小城,逃過查票的檢票員,結尾那個客串般出現的女主又來了一場悄無聲息的逃離,最后“司馬楸”想要逃出這段夢境一般的偶遇,卻發現自己被裹挾在現實的人流里,上下不了,進退不得。


有的讀者可能會好奇甚至會質疑:一個警察為什么會選擇逃票?從德州補票到北京,需要多少錢?這不現實吧!


凡是問這個話的,都是沒有理解小說中所暗藏的深意:


事實上,每個工作或身份都有其相應的壓力與危機,都可能會有不幸福的婚姻,都可能會有不想要的工作,都可能會產生想要消失在自己熟悉的人脈里的沖動,都可能會有想要淹沒進人海里的放縱……


對一個有思想的人來說,任何一種生活都可能是一只枯燥得令人窒息的牢籠。


“司馬楸”逃的不是票,而是通過逃票實現內心的逃離,放縱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往往象征著內心的一種放飛,一種掙脫于困籠的激情和愉悅的放飛。


金庸筆下的任我行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span>


《逃馬》充份體現了這一點,每一段未來都是不確定的,每一份眼見都未必是真的,你往哪兒逃?


你所面臨的善良可能正在承受著非議,你所拋棄的過往可能才是不可復再的歸依。追求是對未來的憧憬和期待,但何嘗不是對過往與荒蕪的恐懼——


一只沖著獵物狂奔而去的獅子,它的眼里全是殺意,但心里卻是對饑餓與死亡的恐懼。


獵殺的本身,就是一種惶恐;追求的本身,就是一種逃離。


當你在夢醒時站在人頭攢動的街頭,你以為你正被一群忙碌追求夢想的人所包圍,或許你不過是被一群在惶恐中逃離現實的人所裹挾。


我們每個人,或許都是這樣子,看上去有一尊勇于追求的軀體,但同時也有一顆充滿怯意的逃離的內心。


這,或許便是《逃馬》一書給人的啟迪。


它幫你看清自我,辨析自我,決斷自我,就像最后在臺階上駐足的司馬楸,他的停滯實則是一種反思,他的恍然實則意味著他開始對自己有了更加清醒的認知。


陳亦權






陳亦權

美文作家 雜文作家

浙江金華人,現居山東淄博沂源,職業作家,簽約于美國心靈雞湯出版社以及《讀者》《青年文摘》等眾多知名期刊,近百篇作品選用于國內各地中小學語文試卷及中高考語文試卷閱讀與理解題,數百萬字作品選用國內各出版社系列叢書,多篇作品被翻譯成英文在歐美流傳。

有事聯系個人請加微信號:zgcyq001











陳亦權雜談
傾聽最深刻的聲音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





新媒體小編都在用的365微信編輯器;大量樣式、模板等您解鎖;

更多內容請關注------365編輯器內容中心?

www.8991099.live


洛阳开网吧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