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兒為女:《82年生的金智英》


    大家好,這里是影是書生,我是書僧。

    這是影是書生第一篇文章。

    書僧會定期分享一些與自己看過的影視和書籍相關的文章,歡迎關注討論。

    2019年,我整好30歲了,有個兒子未滿兩周歲。

    這一年的最后24小時回望這一年,已為人母的我突然發現,原來兒子的成長變化早已成為生活的敘事主線。

    我是家里的老二,上有一個長我兩歲的姐姐,本該像金智英一樣也有個弟弟,但上世紀九十年代正逢計劃生育政策最嚴時期,再加上父親有公務在身,我本人都算超生,想要老三更無可能。

    我的老家在晉南,那里同韓國社會與中國絕大多數地方一樣,相當程度地重男輕女。

    父親這邊一家子就有嚴重的重男輕女思想,從小到大,我跟姐姐身陷這種環境,童年沒有陰影是不可能的。

    但我比金智英幸運,因為我的父母足夠開明。

    他們讓我知道,我是個女孩,但任何方面我都不比男孩差。

    畢業后結婚生子,偶爾也會感覺生活一地雞毛,但更多的是踏實篤定的小幸福。

    作為一個女性,一路走來,像金智英一樣,整個社會環境的性別歧視我也真切經歷過。

    尤其是在職場,能力、業績、學歷都靠后,任何貶低女性的蹩腳理由都能被說得冠冕堂皇。

    所以特別理解金智英。

    理解她在來自家庭與社會的性別歧視洪流中,如何一步步失去了自我。

    《82年生的金智英》實在不像小說,它以紀實的敘事方式聚焦當代女性生存困境,更多指向社會環境強制女性身份轉換,而女性又不能很好完成這一轉換后給自己帶來的來自四面八方的傷害。

    直到小說結尾,金智英身陷的困境并沒有實質改變,生活仍在繼續。

    有人說每個女人看《82年生的金智英》都能看到自己,繼而想到自己的童年成長,自己的求學工作,自己的婚姻家庭。

    我更愿意將它看做一面鏡子,然后成就更好的我,就像本書作者趙南柱對媒體表示:“希望每一個女性都可以在一個無關性別的條件下成為自己最想成為的樣子,那就是最好的樣子?!?/p>

    我是在哄兒子睡著以后的深夜斷斷續續看完《82年生的金智英》的,看的中途常常想到韓劇《迷霧》。

    《迷霧》劇情已記不太清,但女主的人物塑造給我留下深刻印象。應該說《迷霧》吸引我的不是它的懸疑反轉與感人愛情,而是中年女主高慧蘭作為一個職場女性,堅守底線,堅持夢想,懂得為自己爭取與廝殺的聰明。

    高慧蘭的過去、現在、未來同樣荊棘遍布,困境叢生,但她從不低頭,就像劇中她說的:“活到現在,這種絕境我經歷了好幾次,窮途末路無法退后,我從來沒有逃跑或是躲避過,從來都是正面突破?!?/p>

   

    有人說《迷霧》女主過于瑪麗蘇,現實中不存在如此幸運的女性。誰說不是呢,但劇中高慧蘭的典型遭遇,現實中女性都會或多或少經歷,比如金智英們,比如我,比如你。

   

    生而為女,本就不易,希望金智英們,不要太為難自己,學學高慧蘭。(行文倉促,請求諒解。)

    明天就是2020年了,借用習近平主席的新年賀詞:讓我們只爭朝夕,不負韶華。

    PS:《82年生的金智英》概述明天奉上,今天來不及了。

    最后,晚安好夢。





新媒體小編都在用的365微信編輯器;大量樣式、模板等您解鎖;

更多內容請關注------365編輯器內容中心?

www.8991099.live


洛阳开网吧赚钱吗